走进现实版《猎狐》 上海资深“猎人”揭秘境外追逃细节

5月

走进现实版《猎狐》 上海资深“猎人”揭秘境外追逃细节

走进现实版《猎狐》 上海资深“猎人”揭秘境外追逃细节
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热播剧《猎狐》圆满收官。这部以公安部2014年启动的“猎狐行动”为创作背景的电视剧,通过刻画经侦警察打击经济犯罪、有逃必追的决心和使命,展现出“猎狐行动”背后的家国情怀。电视剧里,潜逃美国的犯罪嫌疑人就站在面前,但因为没有执法权,经侦民警遇到重重阻力……类似情形,2011年开始参加境外追逃工作的陈振峰也遇到过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六支队政委陈振峰,听他讲述真实的“猎狐”人生。回首往事,陈振峰说:“每一只狐狸落网的背后,不仅要克服不同国家地区间司法制度的差异,更是一次人性较量。”《猎狐》剧照追逃,要争分夺秒走进陈振峰的办公室,一个拉杆箱靠在墙边。“一年最少有3个月在境外出差,说走就走是‘猎狐人’的工作常态。”境外追逃,有时需要争分夺秒。“各个国家都有羁押时限,超过时限就要放人,所以我们接到通知要立即出发。”陈振峰说。他最难忘的是2014年的一次追逃经历。当年5月,涉嫌职务侵占1500余万元的犯罪嫌疑人何某逃往越南。上海警方通过公安部国合局国际刑警处发函至越南、柬埔寨执法部门,要求对何某跨国协查。2014年7月3日,何某在越南的藏匿地被查明。但由于他不属于“红通”嫌犯,越南方面的抓捕工作一度搁浅。随后,上海警方多次与何某取得联络希望其投案自首。当年11月,何某表达了自首意向,但因为要给柬埔寨工厂的工人发工资,他离开越南前往柬埔寨。彼时何某已是柬埔寨当地知名商人,拥有上千人规模的工厂和2400公顷永久产权的土地。就在何某返回工厂后,被当地移民部门抓获,柬埔寨移民局通知中国使馆。陈振峰得到消息后立即办理手续,准备出发。2014年11月9日上午11时20分,陈振峰带员从浦东机场出发,经香港转机,17时50分到达柬埔寨金边;第二天上午,他们前往柬埔寨移民局,商讨移交事项;10日22时完成交接;11日凌晨,工作组从金边返回上海。“当时,柬埔寨移民局提出,必须在10日晚12时之前把人带走。一旦羁押时限到期,就要放人,我们必须快马加鞭。”不到37个小时,从上海到金边来回4500多公里,陈振峰和同事马不停蹄,成功将一名外逃半年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带回上海。《猎狐》剧照71天猎回5只“狐”更多时候,境外追逃是一场拉锯战。目前我国的境外追逃工作,主要采取引渡、遣返、异地追诉和劝返等形式。由于各国司法制度不同,每种形式都存在处理时间长、手续繁琐的情况,而且面临很多限制。2018年6月21日,上海警方对一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,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侬某已于6月20日凌晨过境他国,逃至柬埔寨。明确侬某的潜逃位置后,陈振峰立即带员赶赴当地。“在我们出发的同时,‘家里’(即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)立即启动了国际执法合作机制,提请国际刑警组织对侬某发布红色通报,在全球范围内开展通缉。”柬埔寨对陈振峰来说并不陌生。但侬某这只“狐狸”比想象的更狡猾。柬埔寨金边,陈振峰通过当地关系人联系到侬某,并由关系人出面约侬某在一家饭店见面,侬某答应了。然而,到了约定那天,侬某并没有现身,而是派探子先来打探情况。看到在场有中国人也有柬埔寨警察,探子立即知会侬某。“那天让这小子跑了。”此后几天,陈振峰与柬埔寨当地执法部门紧密联系。“当地移民局和警方给我消息,侬某上了一条开往第三国的货船。当时,船已开出去3天,正在公海上。”陈振峰将消息传回“家里”。上海的专案组设法联系到船长。“船长是华人,跟他说明情况后,他很配合地把船开回出发港,我们在越南警方的配合下将侬某抓回。”这时距离陈振峰到柬埔寨过去半个多月。接下来的50多天,陈振峰作为上海警方代表,与柬埔寨执法部门紧密合作,在当地走访排摸、伏击守候,成功抓获“火理财”平台负责人在内的4名经济犯罪嫌疑人。结束工作回到上海,陈振峰算了下,在柬埔寨待了整整71天。《猎狐》剧照时常触及人性复杂“其实,很多外逃的犯罪嫌疑人在国外过得并不好。”多年的“猎狐”经历,陈振峰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时常触及人性的复杂。“抓捕阜兴集团实控人朱某某的那次,我遇到了一个对手。”陈振峰所说的“对手”,是当地赌场的“洗码仔”朱某强。朱某某逃往他国后,整日流连赌场,找朱某强拿了高额筹码,一星期全输光了。当地执法部门调查发现,拿不出钱的朱某某被朱某强扣留。“在当地执法部门的协助下,我跟朱某强联系上了。一开始,他答应10天后等朱某某把钱还清,就把人交给当地警方。但我们等了10天,他却反悔了,说朱某某没有把钱还清,如果把人交给警方,就人财两空。”陈振峰说,实际上朱某强也在国内某地涉及一起刑事案件,但因为身在国外,面对中国警察有恃无恐,反复提出各种条件。之后,陈振峰得知朱某强让手下带朱某某逃往第三国,他快速出击,通过国际合作将朱某某抓获归案。“当然,朱某强也没能逃过法律制裁,后来被警方抓到了。如果当时他肯合作,可以算立功表现的……他做了选择,也应承担后果。”更复杂的是人性的选择题。“经济犯罪嫌疑人大多是在欲望面前失去控制力。比如非法集资的嫌疑人,不仅迷失了自己,还侵害了更多人的利益。有些人可能初心是好的,走着走着就偏了,挺可惜的。”陈振峰说。《猎狐》剧照背后是国家的力量在陈振峰看来,“猎狐行动”取得的成果,是国家力量的体现。从2014年至今,上海经侦先后向27个国家和地区派出61个缉捕小组,累计从45个国家和地区追回630余名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,其中“百名红通”人员3名。2016年的一次成功引渡,陈振峰津津乐道。“2016年3月7日,在迪拜机场,阿联酋警方将阚某移交给我国公安部工作组。这是中阿引渡条约自2004年生效后,近13年来我国首次从阿联酋成功引渡逃犯。我参与了。”2008年,时年51岁的阚某因涉嫌合同诈骗,被普陀警方上网追逃。7年后,上海经侦锁定阚某的潜逃地在阿联酋,随即通过公安部向阿联酋方面发送协查请求。不过,追捕并非想象中顺利。“要先发布红通,他们才同意协助缉捕。”2016年1月,中国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报,当月阚某被缉捕。同年2月,中方通过外交渠道向阿联酋提出引渡请求。经过努力,一年后,阿联酋最终同意引渡阚某。这次行动对今后进一步推动中阿执法合作具有重要意义。“随着中国国力增强,这几年跨境警务沟通和交流增多,合作机制更流畅。”陈振峰说。“猎狐行动”即将迈入第7个年头,只要还有一个逃犯,就不会结束。“我们要让境外在逃犯罪嫌疑人知道,海外不是法外之地,海角天涯,有逃必追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